首頁 科技資訊 網絡

市值暴跌3000億背后的360

當360敲鐘的那一刻,紅衣教主滿臉笑容,風光無兩,那無疑是他商業生涯中最輝煌、最榮耀的時候!但在波云詭譎的資本市場面前,這位頑強的紅衣主教不由自主地表達了他的遺憾“我的人生竟如此失敗,沒有任何意義”。

2018年2月,繼分眾傳媒和巨人網絡之后,又一個以“借殼”方式回歸A股的公司——奇虎360。借殼上市之后,市值最高觸及4538億元,在經歷了“戲劇性”的市值劇烈變化后,截至目前總市值僅1400億元左右,暴跌超過3000億元,令人匪夷所思。

周鴻祎的360帶著全國股民一起坐了一個360度的過山車,起起伏伏中,股民“高位接盤”后,損失慘重,血流不止,追高的股民欲哭無淚,獨自在山崗暗自憂傷;360這是以割韭菜的速度,“擊敗”了全國99%以上的股票,試問“還有哪家股民比360股民更慘的?”

長期以來,A股缺乏成長性高的一線互聯網公司概念股,使得樂視和暴風在創業板上得到了很高的估值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那些認為自己被嚴重低估的中概股們有回歸家鄉的想法,這其中就包括周鴻祎和他的奇虎360。

永不退場的奇虎360,到底是怎樣的一家企業?

“周教主”的360比起“雷布斯”創立的小米,更像一個“私人企業”、一家有個性的公司。然而貼在周鴻祎身上的各種標簽,例如斗士、顛覆者……等等,這些矛盾標簽看似在形容周鴻祎,其實也同時貼在了360的身上。

1.奇虎的誕生:從雅虎中國走出的創業者

生于湖北黃岡,成長于河南鄭州的周教主,讀研期間便癡迷于軟件技術,開始嘗試研發游戲軟件和殺毒產品,為其日后的業務布局打下基礎。大學畢業后,周鴻祎加入當時IT精英匯聚的北大方正。

1998年10月,周鴻祎創辦了北京3721科技有限公司,開啟了浩浩蕩蕩的創業人生。2001年,在互聯網泡沫年代3721卻早早實現了盈利,到2003年裝機量達到7000萬臺,市場占有率80%以上,彼時齊向東已加入3721,擔任3721公司總經理;2003年11月21日,周鴻祎將3721出售給雅虎中國,結束了其第一段創業之旅;2004年3月周鴻祎出任雅虎中國區總裁,齊向東任雅虎中國副總裁。

2005年7月周教主離開雅虎,8月齊向東離職,在周鴻袆、齊向東出走后,原雅虎中國有一半以上員工跟隨其到奇虎,帶領原雅虎搜索的核心技術團隊創建——奇虎公司,重啟搜索領域的布局,打造新的搜索產品。

2.奇虎的探索期:從搜索商轉向殺毒服務器

奇虎創建后定位為搜索技術提供商,主營業務為幫助各大社區、論壇増加搜索功能。但社區搜索并沒有取得成功,2006年初,奇虎花費1000萬元現金收購易之唐,開展無線増值業務。

2006年3月,紅杉、鼎暉、IDG和天使投資人周鴻祎共同投資奇虎2000萬美元,在完成A輪融資后、周鴻袆出任奇虎董事長兼CEO、重新確立公司業務發展方向,決定從“社區搜索”轉向殺毒領域。

2006年7月“360安全衛士”橫空出世、2006年11月奇虎完成由高原資本領投,紅點參與的規模為2500萬美元的B輪融資。2007年9月,奇虎宣布360安全衛士用戶量已超過瑞星、金山,成為國內用戶量最大的安全軟件。

3.360轉型:從單一產品轉身安全平臺

2008年3月,360官方網站完成從產品向安全平臺蛻變,2008年奇虎360推出殺毒軟件測式版及360安全瀏覽器,2009年9月發布殺毒軟件正式版,2009年10月,奇虎360又推出顛覆性的全球首款永久免費的360殺毒。實現了360殺毒用戶幾何倍數的增長,截至2010年1月,360殺毒的用戶規模也突破一億。

截至2010年1月18日,360殺毒用戶規模突破1億。在網絡安全市場取得巨大用戶數量后,360開始借助“網絡安全平臺”拓展業務線,進入網站導航、軟件下載、手機安全等眾多領域,同時為網游公司、電子商務網站、軟件及應用等合作者提供服務。據奇虎360年報顯示,截止2012年12月,360擁有4.56億活躍用戶,覆蓋中國網絡用戶的94.2%。

從3721、雅虎中國到360,周鴻祎從未停止探索前進的步伐,公司的業務已經遍布搜索引擎、互聯網安全軟件、涵蓋金融、科技、視頻直播等行業,今年4月又宣布進軍政企安全市場,周鴻祎一直在開拓自己互聯網版圖,在他的帶領下360也穩步向前,從不固步自封......

4.奇虎360經歷了一波三折,于2018年2月回歸A股

對于為什么360回歸A股市場?周教主表示:“三六零回歸僅僅是一個開始,中國應該有與GDP相配的資本市場。優質的企業會越來越多出現在中國的股市,給我們A股的股民帶來更好的回報。”

作為中概股回歸A股的領頭羊,360借殼江南嘉捷的業績承諾是,2017年至2020年,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22億元、29億元、38億元和41.5億元,共計130.5億元。2017年360歸屬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27.5億元,比首期業績承諾的22億元多出5.5億元。回歸A股后的360公司交出了首份成績單:超額完成了此前對于2017年業績的承諾。

2019年4月15日晚,360發布2018年度報告。財報顯示,360實現營業收入131.29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7.28%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在2018年具體細分季度上,第二季度營收環比增長18.93%,第三季度環比增長4.6%,第四季度環比增長7.5%,從財報來看,2019年營收逐漸開始呈現增長放緩態勢。

與高于預期財報不一致的卻是暴跌的股價,蛇眼財經記者認為,這是因為360喪失了想象空間。換言之,360的PC互聯網業務增長有限,在移動互聯網大潮中掉隊了,外加高估值和內部矛盾,如今“世界已變天,業務突破難”。

以搜索為例,2012年8月16日,360搜索正式上線并迅速占領搜索市場10%的份額;2014年,市場占有率一度達到30.32%。

2018年7月的數據是,360搜索的PC端市場占有率只有11.49%。移動端市場份額,360表現更差,不僅遠低于百度,也不及神馬和搜狗。

在移動互聯網時代,360不止搜索掉隊,手機衛士也遭遇騰訊手機管家、百度手機助手等連連阻擊。業績超預期,股價不漲反暴跌,究竟是誰將360推下了神壇?

一、360手機美夢,碎了一地

“做手機是我的夢想,誰擋我做手機,我就干死誰。”周教主曾經這樣說,經過一波三折上市后,周鴻祎的棋子最終定格在360手機,但手機市場已經風云突變,面對華為、OPPO等手機廠商強勢崛起,突破的難度不言而喻。

剛開始的時候,360手機最期待的合作伙伴是華為公司,雙方基本談成,但后來不幸流產;緊接著,360決定與非主流制造商海爾合作,制造特殊供應機,最終又不了了之。2014年底,周鴻祎兩次投資4.54億美元與酷派集團合資,成立合資公司奇酷。

360股占49.5%,酷派占50.5%,出乎意料的是,受到樂視創始人賈躍婷的攪局,樂視突襲入股成為酷派集團的最大股東,這意味著樂視間接持有大量奇酷股權,三方之間的矛盾由此展開,而后來結果已為眾人所知。

經歷了與酷派分道揚鑣、流言虧損、換帥風波后,周鴻祎再談到了360手機,他坦言:“我對360手機的期望不是動輒顛覆誰或革掉誰的命,而是要在市場上穩定地制造出一個好的產品,能夠贏得用戶的認可,公司不要再賠,能夠延續下去。”

而財務數據顯示,360手機“不賠”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根據江南嘉捷發布的重組草案顯示,未被注入360公司的奇信智能控是360手機的控股公司。截至2017年6月30日,奇信智控旗下19家子公司中有9家處于虧損狀態,奇酷科技當期虧損7054.1萬元。

360手機的發展并不順利,自2018年以來,360手機“被倒閉”、“被出售”的傳言層出不窮。今年,官方網站上的360手機的許多型號都處于“空貨”狀態。

去年9月底,有媒體報道稱,360手機已解散了其在西安的手機研發團隊,大批西安員工紛紛離職。對此,360移動回應稱“這不是西安手機研發團隊解雇或解散,而是將部分手機業務并入360集團,公司會賠償那些不愿加入公司和自愿離職同時的損失。

360手機還表示,公司的手機移動業務將保持不變,未來還將會考慮兼顧IoT業務。果然,今年3月,360的IOT發布會如期召開。周教主今年首次亮相,但此次發布會真的就只發布物聯網產品,現場沒有提及關于360手機的任何消息。

在手機方面,360移動助手曾在手機方面的第三方應用下載平臺競爭中處于領先地位,但由于小米、華為、OPPO、vivo等大手機品牌的存在,他們逐漸推出了自己的應用商店,取代了360手機助手、應用寶和百度手機助手等類似的第三方軟件下載平臺。

隨著國內移動手機行業的激烈競爭,頭部競爭趨勢日益突出。錘子、美圖、金立等二、三線品牌已落后,360也在國內手機品牌出貨量前十名中下滑,市場占有率低,轉手希望渺茫。

“起了個大早,趕了個晚集”周教主在自己的感慨中,手機夢碎。

二、智能硬件+智能軟件:收獲尷尬

在2018年1月的十大移動應用App排名中,奇虎360僅只有一款360移動安全衛士入選;同時,根據年度報告:360在智能軟件方面的投入,目前成效也并不理想。

360在制造智能硬件方面,思想過于保守,最初做殺毒軟件免費是一場革命,但現在世界已經改變了。隨著傳統商業的衰落,周鴻祎也開始尋找調整戰略布局的新途徑。

2015年9月,奇虎360人工智能研究所成立,2016年的一次會議上,周鴻祎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表示“他提倡免費硬件,希望使用360智能相機來嘗試免費的硬件模式。當時的戰略不是靠智能硬件的利潤,而是靠產品布局來取勝,先贏得用戶,然后轉換成服務賺錢”。

360舉辦的主題為“硬核新視界”的智能硬件新品發布會,一舉發布了360智能門鈴、360安全路由、360掃地機器人、360兒童手表等六款產品。但智能硬件領域,上半年營收也僅有5.04億元,占公司營收規模小,且利潤率遠低于公司的其他業務板塊。

根據360在8月28日半年報顯示,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60.25億元,同比增長13.95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5.37億元,同比增長8.95%;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39.7%,達到13.90億元。其中,互聯網廣告業務依然是360實現業績的重要基礎,同比增長24.16%達到47.52億元,占整體營收的79%。

從年報來看,360在智能軟件的投入目前成效并不理想。

三、增值服務逆勢下滑

從業務結構來看,“互聯網廣告及服務”是360企業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。具體而言,“互聯網廣告及服務”營業收入為106.6億,營收占比為81.2%。“互聯網增值服務”營業收入為11.8億,營收占比為9%。

利潤貢獻角度,“互聯網廣告及服務”毛利貢獻最大。報告期內,企業綜合毛利率為69.6%,同比下降3.5個百分點。其中,“互聯網廣告及服務”、“互聯網增值服務”、“其他”毛利貢獻占比分別為86.2%、9.7%、2.1%,“互聯網廣告及服務”貢獻較大毛利。“互聯網廣告及服務”、“互聯網增值服務”、“其他”毛利率分別為73.8%、75.4%、70.6%。

但360的增值業務,尤其是游戲業務依然處于持續下滑狀態。

四、周鴻祎與齊向東“分手”,搶食市場蛋糕

業務尷尬,內部矛盾凸顯

據悉,360目前業務主要分兩大部分,周鴻祎主要負責個人業務,齊向東主要負責企業安全業務。12月12日,360公司連發兩份高管變更公告,一份是來自公司副總經理曲冰辭職的公告,一份是任命張矛擔任財務負責人(CFO)的公告。

“互聯網公司人員流動頻繁屬于正常現象。”“對于高管離職的具體原因不太清楚”。

但“360內斗嚴重,業內都眾所周知。”一位業內人士表示。

分道揚鑣

2017年4月12日晚,360發布公告稱,將清倉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全部股權,并收回給其的360品牌授權,董事會同意公司對外轉讓所持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權,涉及股權22.5856%,交易金額為人民幣37.31億元。這意味著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祎與原奇虎360總裁、現360企業安全CEO齊向東徹底分家了。

360“分家”一說被業界炒得沸沸揚揚,引起了陣陣轟動。

隨后,在14日媒體溝通會上,周鴻祎表示360和奇安信從未有過“分家”的概念,后者是360投資、支持和成長。為了獨立和競爭、在業內空出股份;目前,兩家公司仍有業務往來。

事實上,早在360的敲鐘儀式上,周鴻祎齊向東就為今日分手埋下伏筆,齊向東并未出現在360的上市敲鐘意識上。

360上市這樣的一個重要活動,都不見齊向東的身影,讓外界對“周齊分手”的預判上多了一個確鑿依據。

在《顛覆者:周鴻祎自傳》中,周鴻祎這樣描述齊向東缺席的原因:“360在紐交所如期上市敲鐘之前,我的老搭檔齊向東也準備來紐約,甚至訂好了機票,但最終還是被后方的種種事件所耽誤。在本應走到臺前露面的時刻,他選擇坐鎮北京,保衛公司的安全。在這一點上, 我至今對他十分感謝。在敲鐘儀式之后的晚宴上,姚玨播放了一個PPT,她有心地把齊向東的照片也PS了上去,這代表了一種我們對他的想念與感恩的心情。”

糾葛16載落下帷幕

從2003年,周鴻祎邀請齊向東擔任其創立的3721公司總經理一職,周和齊開始合作共事。3721被雅虎收購后,周鴻祎擔任雅虎中國總裁,齊向東則出任雅虎中國區副總裁。

2005年周鴻祎宣布離開雅虎中國時,齊向東不僅選擇了跟隨他,而且在2006年周鴻祎創立齊虎360后繼續與他合作。

如今悉數過往16載,周和齊終于應了那句“天下之事,合久必分”。分家后,雙方將面臨下一場競爭。

即將正面交鋒

從公告可知,360宣布將終止給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權,奇安信將不得再用“360企業安全”及相關“360”的品牌名義進行任何對外宣傳推廣等。360方面對外解釋:收回品牌授權既有利于360品牌的完整性和唯一性,而且有利于公司“大安全”戰略的進一步實施。

周鴻祎在多個公開場合表示,360要深入國家安全、企業安全、社會安全等方方面面,為企業提供核心技術和解決方案。同時,積極舉辦科技創新企業、民營企業、小微企業融資促進會。而齊向東還對外界表示,奇安信正積極籌備科板上市,并計劃在本月內完成股權分置改革。

可以想象,在下一個企業級的“安全”服務市場,這兩個攜手16載的“老朋友”將在搶奪市場蛋糕上正面交鋒。

內部高層的分家,以及高估值都是導致股價大跌的原因。

五、質押股權市值前十名

360股權質押的比例和市值,比起賈躍亭的樂視有過之而無不及,360和周鴻祎的境地十分艱難。

在年初上市后不久,360的控股股東履行承諾,將其全部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質押給招商銀行,總市值約1590億元,根據三六零發布的2018年三季報顯示,截至9月底,公司大股東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48.74%股份,這部分股份已全部被質押。今年以來,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權質押危機集中爆發,360是其中最突出的一個。

一旦360股票暴跌到“平倉線”以下,質權人很可能會被迫清算。公司的控制權恐遭易主,而且其業務發展也將受到致命打擊。曾經一度高達4400億的市值360,一旦赴了樂視的前車之鑒,其后果甚至比樂視更難以控制。

好在,質押方招商銀行是參與了360私有化的38家投資方之一,會給予周鴻祎更多的空間來靈活處理。

但是,吹起的泡沫,總有破滅的一天!

把鏡頭拉回到三年前,在當年私有化提案中,周鴻祎表示,“360在美股的市值為80億美元,并不能完全體現360股的公司價值”,私有化需要的是數百億美元。于是,360花了一年多的時間,找到了由38名投資方組成的私有化財團,抵押了所有可以抵押的東西,包括“360”商標、總部大樓和股權;同時,從招商銀行等六家銀行借款30億美元(折合人民幣201億元)。

周鴻祎為了回歸A股而進行的一場“豪賭”, 這次賭約成為后來懸在360頭上的一顆定時炸彈。

從2016年3月30日確定私有化,至2018年2月28日回歸A股更名完成,在兩年的時間內,360的業務沒有實質性大幅度改善,甚至還有所衰退。敲完鐘的“新360”很快在動蕩的下跌中,遇到了自己在A股生涯的第一個跌停,這次的盤中市值蒸發了接近600億;虛高的股價和估值,逐漸暴露出原型。

在他的新書《顛覆者:周鴻祎自傳》中,周鴻祎曾這樣描述了回歸A股時內心的波瀾:“我知道,一旦私有化啟動,無論多么困難,都必須完成。就像在戰場上一樣,你的槍里只有一顆子彈,你需要一擊而中,這就像是我職業生涯中另一場不可預知、前途未卜的賭博。”

六、如今股價暴跌3000億,周鴻祎的這場豪賭如何謝幕?

奇虎360的成長史就是一部“武俠”史,與瑞星、金山殺毒軟件聯手遏制騰訊,引發“三Q大戰”來挽救危機,提升品牌形象,布局PC互聯網、PC和移動商務合作等等 。

同時在《顛覆者:周鴻祎自傳》書中,周鴻祎這樣寫道,“我有時候被視為勇敢的異類,有時候被稱為叛逆的極端,有時候被頌為先行者,有時候被稱呼為造反派。縱觀二十多年的創業生涯,我時而沖鋒陷陣,時而腹背受敵,用自己的身體力行體驗著中國互聯網的無限可能。”

如今,沸騰20年的奇虎360,面臨著股價的暴跌,周鴻祎想要繼續占領市場“安全”大舞臺,實現顛覆,必將要“放大招”力挽狂瀾。

目前,尚未見到360有任何實質性的舉措來穩住股價,市場對于周鴻祎和“新360”的考驗仍未結束。但我們不應該放棄對周鴻祎的信心,他能成功地走出了最初的互聯網紅海,選擇自己的一條獨特“安全”之路,已經是一種成功。

周鴻祎一直是互聯網行業的一個“異類”,也是一位堅強的“斗士”,不服輸是其骨子里的基因,我們期待他能帶領奇虎360在互聯網行業實現新的突破。

官方微博/微信

每日頭條、業界資訊、熱點資訊、八卦爆料,全天跟蹤微博播報。各種爆料、內幕、花邊、資訊一網打盡。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,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。

↑掃描二維碼

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?

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?

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:

1.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;

2.在添加朋友里,搜索關注TechWeb。

手機游戲更多

网络棋牌游戏赌博 北京pk拾计划预测 贵阳麻将规则 北京pk10技巧图 约彩365官方网站 北京pk开奖历史数据 三公扑克牌手机游戏 组选包胆选号技巧 二八杠玩法 2018 香港开奖記录结果 哪里有黑龙江时时